Hikarimono

上个月初的时候我偶尔翻了翻常听的歌,发现其中近几年的新歌很少。抱着试试新歌的想法,找到了最近两年常常在各处看到的歌手Aimyon的几张专辑。第一次听她的歌是以前看的电视剧《只有吉祥寺是想住的街道吗?( 吉祥寺だけが住みたい街ですか?)》的主题曲《也曾经活着过(生きていたんだよな)》。作为片尾曲选的段落很短,只感觉歌手嗓音低沉的歌声挺有力量的,因为没听懂歌词也就没留下太深的印象。这次仔细再听,发现她的歌大部分都挺明快的,像是前些年的YUI或是刚出道时候的Avril,有点年轻人的“真性情”的感觉。不像我常听的一些让人越听越不想工作的音乐,她的专辑挺适合在上班路上听的。特别是她的出道单曲《将你解剖的纯爱歌~去死~(貴方解剖純愛歌~死ね~)》,即使是在没看歌词翻译半懂不懂时,也能从歌的声响中感受到其中的力量。

刚好把前三张专辑循环几遍之后,赶上了她的这张新专辑《瞬间的第六感(瞬間的シックスセンス)》上架。这张专辑里收录了她之前发布的几张单曲,其中有大卖的《金盏菊(マリーゴールド)》,她也凭这首歌登上了去年的红白歌合战。这张专辑里的歌不再像前两张专辑里有前面提到两首歌那样稍微有些血腥恐怖的歌词了,专辑整体变得更柔和了。不过也有人说这张专辑平平无奇,让人感觉不到亮点。我感觉其中还是有很好听的歌的,比如我特别喜欢的《Hikarimono(ヒカリモノ)》这首歌,温情中又带着坚强。一开始看到这首歌的英文名翻译成《Raw Like Sushi》,我就很好奇地去查了查为什么。原来,“ヒカリモノ”虽然可以直译为“发光的东西”,但在日常饮食文化中,用于特指蓝背鱼和用这些鱼做的寿司。这些小鱼包括鲭、鲱、鳀鱼属的沙丁鱼、小鳍鱼(コハダ)、飞鱼、秋刀鱼等常见的小鱼。在寿司店餐桌上它们当然不能算是主角。相比更广受欢迎的三文鱼、金枪鱼等,这些鱼的肉口感相对腥涩而常需醋浸处理,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在视觉上,它们最大的特点是略带淡蓝色光泽银色鱼皮,虽然我觉得很漂亮,但这可能也让一些人望而却步。可能就像是风格独特的歌或故事一样吧,有人喜欢也就有难免有人不感冒。而选择折衷、放弃个性的话,却又可能会没入“平淡无奇”的汪洋,再无容身之所。

正好最近在读的一本爱瑞丝·梅铎(Iris Murdoch)的小说《The Sea, The Sea(大海,大海)》也跟海有关。这部小说以第一人称视角叙事,故事的节奏很慢,主人公在回忆讲述事情的间歇还经常说说自己做了什么菜吃,读着有种舒服又踏实的感觉。受到这部小说的启发,我在想怎么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也打算要找找这些蓝背鱼,试着自己做一下“Hikarimono”的。可惜在超市没看到新鲜的这些小鱼,我又太懒不想跑到专门的鱼店去找。大概是可怜的它们实在没法作主菜登上餐桌,所以不是被腌被泡,就是被煮熟塞进罐头了吧。看着这部小说主角做的饭菜我常感叹,好清淡啊。他常以蔬菜为主,配一些熟食的咸肉火腿之类,很少见到作者叙述如何调味或是做什么酱汁。比较复杂的菜也就是烤的咸布丁了。一方面英国人确实不以擅长烹饪著称,但大概也是因为主角岁数大了而不怎么吃油炸的食物了。而他的生活也像他的饮食习惯一样,在独自一人从伦敦搬到靠海的小村子之后,变得平平淡淡、波澜不惊。

前段时间我总是感觉生活中似乎缺少一些动力,可能是不再像以前那样有好多各种各样想做的事了,又或者感觉工作生活进入了一种循环、学会了与自己妥协而不再定什么目标去做改变了。但仔细想想这样其实并不是个很积极的状态。没有明确的目标并朝目标努力的话,就更容易注意到生活中自己不太满意的方面,对生活的态度也会变得懈怠,时间长了可能会进入一种消极的恶性循环中而难以脱身。

这两周真的是明显进入到了春天,家附近还有学校花园的玉兰树和桃树都先后开了花,还有些不知道是什么的开着黄花的树。早上按冬天的作息时间出门也会感觉在大太阳下晒的有些连外套都穿不住了。一路上看着这许多白色、粉色和黄色的花,还有零散被吹落在地面上的花瓣,似乎一向灰暗的米兰也重新有了生命。大概作为一个人,也难逃像Hikarimono一样“平庸”的命运吧。但是虽然身份平庸,作为人群中的一员却依然可以有自己的个性、自己的坚持。某一个事物存在在世界上最大的意义可能就是它的存在自身吧。这大概也就是这些小鱼的闪光背脊的动人之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