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副挑剔的耳机

 

今年新年前后,我拿到了读博的第一笔奖学金,兴奋之余,买了一副耳馋很久的耳机。出手之前我也做了不少功课,像是同类产品的比较,从技术参数到声音特质。其中最让我疑惑的一个说法就是它有一些“Clinical”,据说是各个频率的声音给人感觉相对独立,细节特别清晰,当时我十分不解这有什么不好的,也就没有当一回事。

直到最近我才渐渐有了理解。同事托尼从日本参加会议回来,边开玩笑边给我们讲他的见闻,他说除了在Bar High Five的两杯鸡尾酒太贵之外,他最深的感受是东京街头的整洁,日本人的严谨和追求完美。地上连一片纸也见不到,让他感觉十分别扭。或许过于整洁反而会让人坐立不安,毕竟我们只是渺小肮脏的众多动物之一种而已。

前几天喜欢上了Wainwright的一首歌“Cigarettes and Chocolate Milk”。最开始是无意间听到,后来又很喜欢同一张专辑里的“Going To a Town”,感觉非常享受它们的氛围。可是换上这副耳机想要仔细再听时,音乐就显得有些零散,歌声有些过于突出,莫名的有点别扭。换上另一对耳塞再听时,音乐就非常融贯,一下我又找回了那种氛围感。

于是我就在想,用“clinical”这个词形容这副耳机真是很贴切。它不像是在帮助欣赏音乐,而像是音乐创作的听诊器,所以才算做创作者用的“监听耳机”吧。用这样的耳机来听音乐的话,更多的发现的是不足,而不是音乐中的美。如果我们在生活中也用追求完美的态度来面对事物的话,是不是也会失去很多乐趣和享受,而陷入无尽的不满和埋怨中呢?人毕竟不是机器,怎么可能尽善尽美,也有些丑陋,也有时不快,而能坦然面对,这才是人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