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分钱

不知道是因为我银行的问题还是亚马逊的问题,每次用我的借记卡在它这里买东西的时候,都会在下订单时先被预授权一次,之后他们寄出快递时又被消费刷卡一次,因此我的银行卡余额会被扣除两倍的数额,直到一两周后才会恢复正常。而前几天在本来余额就要见底的情况下又买了两张CD,我的银行账户余额一度降到了-11.30欧元,我看到一呆之后不禁笑了起来,是不是这也算是一种难得的成就呢。

仔细反省一下,似乎每个月发下钱来,刚刚从命悬一线的危机中复苏的银行余额都会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减少至少一半,尽管其中包括了房租、月票等难以避免的开支,但也不乏我因为冲动的消费。而之后的三到四周时间,又难免节衣缩食,过上了比流浪汉好不了多少的生活。当然我可以抱怨工作的报酬太少,不过这显然也是无济于事。但再仔细想想,一贫如洗其实也不一定是个坏事。当我在没有什么剩下的钱可供支配时,就会仔细考虑究竟什么才是支撑我继续生活下去的必需品。

首先不得不考虑的可能就是衣食住行。如果不追求时尚的话,衣物其实花不了太多的钱,质量好的衣裤鞋袜大都可以穿很长时间。出门就背上普通的双肩包,简单又实用。所幸我不爱打扮,饰品一开始就不在考虑之中。食物也是不可或缺的,如果自己买了原料做饭,早上做一些简单的饭菜带上作为午饭,可能只用在餐馆一餐不到一半的钱就能吃得很好了。身在异乡只好租房栖身,这也难免会成为消费中最大的一个部分。但是如果用心挑选合适的地段,与人合租一套公寓的话,价位也不算无法接受。如果住处不太过偏远,一张公交月票就能够满足日常出行的需要,特殊情况下叫一辆出租,市内短距离的话还不是很贵。

仔细算算,其实简单的生活并不用花销太多,那么每个月其他的那一半工资都去了哪里呢?仔细看看身边,似乎它们都被我用来买了一些可有可无的东西。而我又不舍得把它们再卖掉,就像小时候最喜欢的漫画机器猫里会留藏破了洞的酒杯的野比一样,慢慢地多了好些只会看看的摆设,偶尔擦一擦落在上面的尘土,让它们不至于太过寒酸。而讽刺的是,转过身来,我也还经常会看看为我带来负数银行余额的亚马逊的心愿单,对着长长的列表看看哪个最近降价了,哪个涨价了,哪个停产没货了。最后在下一次工资发下来时仍然会从中买一两样。

可能就像钱钟书所说的,“几分钟或者几天的快乐赚我们活了一世,忍受着许多痛苦。也许我们只是时间消费的筹码,活了一世不过是为那一世的岁月充当殉葬品,根本不会想到快乐”。前几天翻到李渔的一篇小品《贫贱行乐之法》,开篇写道:“穷人行乐之方,无他秘巧,亦止有‘退一步’法。”毕竟乱花了钱的穷总算也还强过没钱可花的穷,我终于为把钱花光找到了一个新的说辞,最后只好苦笑两下作罢。